沈阳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推荐-福山滨海成为水头大板市场的中心地带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1日    点击:[1]人次

福山滨海成为水头大板市场的中心地带

福山到滨海一带的大板市场,其优越的地理位置、特色鲜明的定位和集中的消费群体,或许赋予了石材贸易商对市场的敏锐嗅觉。到了去年下半年,他们用实际行动做出了选择——选择滨海,并且加快了迁移速度。

福山-滨海成了水头大板市场的心脏。你能从穿梭在这一地带各个大板市场之间的车流中感受到它的跳动。

最为直观的是那些让路面变得狭窄的巨型金刚——装载货车。

上午十点,一辆始发深圳的货车在水头高速路口下,沿着324国道,经过三个红绿灯,来到水头福山工业区和滨海工业区交界的十字路口——这是水头最拥堵的红绿灯。

往左是滨海,往右是福山。车子停在左转车道,郑师傅看了右上方的红色指示灯,大概了下时间,拿起右手边的保温瓶旋开,猛灌了一口已经没有多少味道的茶水,待放下不过几秒,左转绿色指示灯一亮,便争分夺秒地往左打方向盘,跟上前面的车。货车拖着冗长的身子,经过闽南建材第一市场,驶入了滨海工业园。这一段的路面平滑,少有颠簸,但交叉路口多。这些路口进去,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大板市场,不下二十个。

郑师傅今天要去装货的第一个地点是高时大板市场二期,装完一家商户的大板之后,下一站要前往同样位于滨海工业区主干道上的立信大板市场。直至在闽南建材第一市场装完最后一批货,便在傍晚六点过后再次出发,驶上高速,前往深圳。这条线郑师傅已经跑了三年,每个月至少要往返七八次。装货的市场不定,但大多集中在水头福山工业区到滨海工业区一带,尤其是在这两年,省外采购商的采购地点渐渐往这一条线上移动靠拢,这里已经形成了大板市场的中心地带。

1、大板市场的喜与忧

纵观大板市场的发展轴线,可以发现这样的规律:平台化市场出现后经历了数量剧增、租金猛涨的火爆场面,架子位价格下降和空置的残酷现实,短暂繁华之后迎来的洗牌和改造。

从2010年开始,水头大板市场的数量逐年递增。2009年,受全球经济危机重创后,南安石材产业意识到转型升级迫在眉睫。这一年,南安整个大板市场进行了全面改革。平台化大板市场的出现,使得石材业重获新生。以澳盛为代表,第一批转型的大板市场拔地而起。东星大板市场、南辉大板市场、东升大板市场、样样全大板市场等20多家综合型大板市场相继涌现。

这股热潮在2013年急剧喷发。短短半年内,近10家板材加工厂拆掉厂房,改建大板市场。尤其在水头滨海大道和荷北路两侧,涌现出新辉顺、南辉、新艺兴等10多家大板市场。

而这些新兴大板市场在当时一亮相就推出超高租金。租金之高令人咋舌,有的架子位甚至将近300元/个,远超业界公认的大板市场“龙头老大”——澳盛大板市场。这些新兴大板市场大多集中在滨海工业区的主干道滨海大道旁。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是它们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底气的主要原因。另外,市场总在更替进步,相比于旧的大板市场,新的大板市场的管理方式和布局规划都更为合理,起点较高。

不过,大板市场的火爆并不意味着经济的回暖。交易量下滑、货运价格一降再降,这些都是当时存在的现实状况。但即便如此,仍然有大板市场兴建,有大批贸易商租架子位。

主要原因来自于水头85后、90后年轻一代开始走上社会,涌入石材行业,加上入行门槛低,这样的环境造成了每年涌入石材产业的人只增不减,而到大板市场租位几乎成了小贸易商的唯一选择。

而对于市场方来说,经营大板市场风险小,且利润相对较高,恐怕是他们逐流的最大原因。众所周知,大板市场的盈利主要来自租金的收取。与板材加工厂相比,大板市场并不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机械成本,大部分营收可以直接转化为利润。

“虽然大板市场的营收业绩看上去没有一些加工企业漂亮,但利润却一点也不逊色。不管贸易商能不能赚钱,只要架子位租出去,就能带来收益。”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而在2014年年初,大板市场仍在持续增加,包括溪石、松田、富丽特等大小不一的大板市场。据估计,当时南安大板市场架子位数量,涵盖市场和生产仓储的架子位数量达到了30万个。仅水头一带就有上百家大板市场,范围从福山-滨海一带扩散到了水头的边缘地带。

其中,除了平台化大板市场,基本上大的石材企业,在企业都设有大板市场,除了供企业本身摆放大板以外,会留出一部分架子位用于出租。一些石材企业加工区域,也都设有大小不一的大板市场。

不过,急速扩张的背后是架子位租金的大幅下降。黄金地段的大板市场价格稍有所下降,而中次等位置的架子位租金下降了近一半。于是,市场上开始出现架子位低至30~50元一个的广告字眼。这与行情大好时出现的200~300元形成强烈的反差。与此同时,市场不断攀升的架子位空置率也让大板市场的招租方式、招商模式花样百出,诸如出库奖励、几月免租金、租一年送一年等优惠政策层出不穷。直至今日,仍然有不少大板市场为招租招商操碎了心。这在此前是从未有过的。

现实的残酷逼着市场洗牌,市场的白热化竞争催动着市场方寻求各自的特色。在这一过程中,有的以规模取胜,有的以资历为本,有的以全得名,有的拼服务,有的比价格。当这些都无法成为自己的优势的时候,细分市场开始出现,黑金花大板专场、白玉兰大板专场、白色石材专场、土耳其专馆、意大利专馆等按不同属性分类的都是大板细分市场的典型。

洗牌之后,关的关,改的改,变的变,留的留。一番角逐之下,谁是大板市场的赢家,从采购商的脚步就能知道答案。

2、福山-滨海—大板市场中心地带

都在说着生意难做,市场方如此,商户如此。尽管轿车和货车的尾气始终凝结在水头的空气里,但担忧依然从每一个市场的大门直扑到街上。库存、资金、销售、成本、利润等压力都让每一个商户变得谨慎。

高时,这个在市场管理上最为专业的老牌市场,凭借其雄厚的集团背景和成熟的市场运作管理,以及加工费抵扣租金的高性价比模式,在业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现在,高时正在缩减加工区域的架子位,增加对外出租的场地。一方面是迫于加工利润空间大幅下滑的压力,另一方面,市场上需要租架子位的贸易商还有很多。

见到欧阳庆时,他正在接待一位想在高时租架子位的石材贸易商。而在这之前的一个礼拜,这位石材贸易商几乎每天都会定时到高时的大板市场蹲点,考察市场的人流量和出库情况。

高时大板市场2号馆

“他想要更好的位置。”欧阳庆告诉《海西石材》杂志,今年开春以来,石材贸易商对“好位置”的渴望更甚,基本上每个礼拜都会有几个客户向他要“好位置”,架子位出租率和市场出库量相比去年也有所提升。作为高时物流大板市场负责人,这样的现象让他对市场的回暖多了一些期许和信心。但下一秒,他又开始怀疑这可能是个幻觉。原因来自于他在向客户推荐了市场现有的几个较好的位置之后,客户并不是十分的满意,并告知他还会再来观望。石材贸易商的理性态度让欧阳庆看清整个市场的难题。

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之下,拥有最佳地理位置显得至关重要。石材买家已经失去了慢慢逛市场的耐心,直奔主题才是他们的风格。而在福山到滨海一带,聚集了几大代表性的大板市场,并且在这两年的升级改造之下,市场发展较为成熟,各具特色,无疑买家到这里选购石材的几率更高。相比之下,靠近官桥、石井等一些边缘地带的大板市场在地理位置和市场规划上面都稍显逊色,存活期也较短。

鹏翔石材城

在形势大好时顺风而起的大板市场,如果没有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风浪到来时只能随波飘摇。“有的市场在一开始就没有起色,现在慢慢被荒废,或者变成加工仓库,又或者被收购。而那些有着绝佳的地理位置的,有着高端的市场定位规划的,有着贴心有效的市场服务的,有着舒适高档的市场体验的,在这个时候渐渐成了石材买家和石材贸易商的第一选择。”鹏翔石材城招商经理姚昌贵分析道。这一先后在老牌的澳盛大板市场和后起之秀鹏翔石材城工作的职业经理人,有着多年的市场管理经验,也经历了市场的洗牌。他认为,市场呈现严重的两级分化,这加速了福山-滨海大板市场的中心化。

“石材需求量大,架子位供不应求的时候,商户即使把板放在水头边缘地带的以加工为主的小市场里,都可以销售出去。但在现有的行情之下,房地产开发速度放缓,石材需求量也随之减少,自然买石材的人就少了。”姚昌贵说道,客户的大量流失对于边缘地带的小型大板市场的商户是一重大打击。一方面他们要承担租金、库存积压等压力,另一方面,架子位前门可罗雀的现实刺激着他们的神经,双面夹击之下他们要么转行,要么重新寻找好位置。

福山-滨海已经成为大板市场的中心地带

优越的地理位置和集中的消费群体,或许赋予了这些贸易商对市场的敏锐嗅觉。到了去年下半年,他们用实际行动做出了选择,无论是高时、新澳顺、南辉,还是鹏翔、中闽等市场都实现了较为可观的出租率。他们选择了滨海,并且加快了迁移速度

来源:海西传媒

现代盐化工杂志

农业与技术

大科技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